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时事聚焦

仰望苍穹十余载,“追星人”有了自己的星星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6-09    作者:贵阳天惠信谊钢结构有限公司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仰望苍穹十余载,“追星人”有了自己的星星

小行星上保留了太阳系形成早期的痕迹,对于理清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具有重要意义,而且研究小行星能更好地帮助人类防范外来天体撞击。

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在读研究生

5月14日,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小天体命名工作组公布了数百颗小行星命名,中国业余天文台“星明天文台”喜获4颗小行星命名,其中有2颗是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(以下简称紫金山天文台)在读研究生徐智坚发现的。而另外两颗小行星中,其中一颗就以他的名字命名。

这颗名为“徐智坚”的小行星位于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,公转周期约3.45年,轨道半长径约2.285天文单位。

从发现到获得正式编号,徐智坚等了10年。

始于兴趣,终于热爱。这10年里,他孜孜不倦,捕获了上百个未知天体,成为业余天文爱好者圈子里知名的“追星狂人”,并成功转型为专业的天文研究者。

暗夜里争分夺秒寻星

上初中时,“天文迷”徐智坚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天文望远镜,喜欢上网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交流学习。“高中时,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高兴老师介绍的观星教程,觉得特别有趣,自己也实践了一下。从那以后,我就加入到天文爱好者论坛和聊天群里,结识了高兴老师。”他说。

徐智坚口中的高兴,是我国有名的业余天文学家。2007年,高兴联合徐智坚等十来位天文爱好者,创建了星明天文台。“如果从业余爱好者做天文搜索的角度来看,我们是独一家。”徐智坚说。

徐智坚告诉科技日报记者,其实早在2011年,他就发现了近来新闻中提到的那两颗小行星。

作为一名天文爱好者,当时还在上大学的徐智坚参与了星明天文台小行星搜索项目。这个项目对全民开放,依靠平台提供的天文观测数据,所有人都能参与到发现小行星这项令人心潮澎湃的活动中来。

该平台每天都会在晚上实时更新图片,徐智坚所要做的,就是在即刻从网上下载这些图片,然后通过和国际小行星中心网站上提供的图片进行对比,确定目标对象的坐标,从而确认小行星存在的可疑踪迹。

此平台的观测设备架设在新疆,一到夜里,就会传送回新的图片。“全球每天都有无数天文爱好者,做着和我一样的工作,要想发现新线索,就须即刻掌握一手资料。”徐智坚说。

那时每天夜里,徐智坚都“铆”在电脑桌前,暗夜寻星,一直到凌晨两点,有时甚至熬到三四点,不眠不休。在天文爱好者眼里,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竞赛。稍不留神,就会出现“意外”,让别人捷足先登。

徐智坚坦言:“恒星数量庞大,观测数据量也十分巨大,要想从中发现小行星,是需要一点运气的。”曾有一次,星明天文台团队发现超新星后,仅比国外爱好者抢先10分钟提交报告,就获得了发现权。

这些年,星明天文台陆续搜索到一百多颗小行星,但只有7颗获得了编号。

把热爱变成未来事业

10多年来,徐智坚“捕星”战果赫赫,一共发现了70颗超新星、4颗河外新星、4颗编号小行星、数10颗新变星,还曾发现280多颗SOHO彗星,7颗STEREO彗星,数量居世界第三。

凭着一股狂热劲,这位业余小行星捕手,成功将兴趣变成了未来的事业。

徐智坚本科时就读于南京邮电大学,学的是该校炙手可热的通信工程专业。毕业后,他在当地一家单位从事与专业相关的工作。由于行业竞争压力大,加之部门发展势头不太好,在朋友和老师的建议下,徐智坚决定考研,立志在自己喜欢的领域里干出点成绩来。

如今,徐智坚如愿以偿在紫金山天文台攻读天文学硕士学位,主攻近地小行星的研究。

在星明天文台,像徐智坚一样,因为热爱而半路出家成为专业天文研究者的,还有好几位。发现未知的小行星,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,是大家的梦想。

不过,徐智坚的梦想不仅于此。“小行星上保留了太阳系形成早期的痕迹,对于理清太阳系的演化过程具有重要意义,而且研究小行星能更好地帮助人类防范外来天体撞击。”他说。

带着对太空的憧憬,这位星际猎手,正在无限接近梦想。
(文章转载自中国新闻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作者本站将即刻删除处理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