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时事聚焦

一起来认识这位60岁的“钢铁劳模”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1-08-04    作者:贵阳天惠信谊钢结构有限公司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炉门缓缓升起,一块烧得透红的大钢锭被起重机“拿”起,沿着高高的行车轨道,直奔车间一侧的万吨水压机。远看像是一根橘子味“冰棍”的钢锭,甫一靠近,热浪便扑面而来,逼得人不由得后退几步。

此时,“钢铁巨人”万吨水压机已做好准备,活动横梁提得高高的,像张开一张6米多高、5米多宽的“大嘴”。透红的钢锭被送进“大嘴”,“钢铁巨人”铆足劲,沉沉砸下又使劲“咬”住。不一会儿,这根“冰棍”就被压得又长又扁。

“万吨水压机从1962年6月正式投产以来,满档工作至今。”上海电气上重铸锻有限公司党书记凌进说。仰望这个足足有六层楼高的“钢铁巨人”,通体被灼热的钢锭留下的黝黑印迹,显露出它的勤勉。若非介绍,你很难想象,这个大机器60年前一步闯进中国工业的“禁区”,一直“工作”在一线,可以说是一位“钢铁劳模”。

“它是万机之‘母’!”上重铸锻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向介绍,在制造大型机器时,一定要用富有韧性的钢材来打造锻件,因此能把钢“揉透揉韧”的大水压机,在工业领域几乎是“下蛋老母鸡”一样的存在。但在没有大水压机的年代,我国想要制作大机器,大型锻件就得从国外进口。外国人知道奇货可居,就处处卡中国。

不能受制于人!1958年,时任煤炭工业部副部长的沈鸿写信给中央领导,建议自行建造万吨水压机。很快,中央批准同意,并把任务下达到上海,白手起家制造中国初台1.2万吨水压机。

白手起家,难是必然的。动辄几百吨重的横梁、18米长的立柱,十几个高压水泵、蓄势器还需要和几百个高低压阀门进行准确的联动控制。“又粗又笨的大机器还比较好造,既重且大、又要精细的机器,制造起来就很困难了。”李向说,过去因为这两个特点吓退了不少人,“但中国人很有魄力,就是要闯一闯这个禁区。”

当时,所有设计人员几乎没亲眼见过万吨级的水压机,可以参考的资料少之又少。上海集合了来自江南造船厂、上海重型机器厂等几十个工厂的技术力量,创造了许多“土洋结合”的方法,闯过种种难关,让这个中国重工业的“巨无霸”亮出钢铁“肌肉”。

今天,这位“钢铁巨人”身边拉着一道写有“万吨重担万人挑,泰山压顶不弯腰”的“万吨精神”横幅。车间另一端,是进入新世纪之后,上重工人传承发扬“万吨精神”,坚持自主创新、攻坚克难,于2009年制造出的当时世界上超大吨位的1.65万吨油压机。

时隔几十年,“爷孙辈”两台机器承载着不同年代我国工业发展的希望。“爷爷辈”的1.2万吨水压机,数十年来“坚守”岗位,为我国初个核电站提供大型锻件,为“两弹一星”提供制造支撑。

进入新世纪,应对我国发展自主核电技术等高等级的制造业的需求,“孙子辈”的1.65万吨油压机应运而生。后来,上重人又在“万吨精神”的鼓舞下,成功研制了630吨/米操作机和450吨电渣重熔炉,为国家振兴装备制造业、坚持走高新技术产业化道路奠定了硬件基础。

在一个厂房里,始终活跃在产业一线、称得上“爷孙辈”的两台机器,见证着我国不畏艰难险阻、跨越沧海桑田的强国之路。
(文章转载自中国新闻网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作者,本站将即刻删除处理。)